北海

将生活带给你柠檬般的酸楚, 酿成犹如柠檬汽水般的甘甜

我就一眼没看见,七月这小兔崽子把我的充电线成功的啃坏了🙂

这只兔子不能要了,扔了吧……


[顾长]玫瑰


* 逆cp 逆cp 逆cp

* 短糖  一发完

* 现代pa  欧欧西归我


@请叫我糖王无念

以此献于念念  祝群里的衣食父母生快



“我的花是短暂的,”小王子心想道,“而且她只有四根刺来保卫自己,对抗这个世界。而我却把她独自留在我的星球上了!”


顾昀近日得了一株花,一株与众不同并有些奇怪的玫瑰,这是他生日的时候,一个朋友送他的,虽然他不太喜欢那个朋友,甚至可以算得上讨厌。


忘了介绍,那个秃驴……

啊不是,那个朋友,名叫了然,是本市最大的寺院——护国寺里的高僧,虽然顾昀对此嗤之以鼻,不过也不掩这家伙受欢迎的程度,毕竟长得好看在哪都吃香。


不过这货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一株玫瑰干什么?难不成是对我有……想法?

顾昀顿时被这个猜想震的整个人不好了,急忙翻找手机准备去问问这秃驴什么意思!


“喂?施主找贫僧为何事?” 那头了然装的跟大尾巴狼似得声音通过听筒传了过来,直把顾昀膈应的够呛,“少给我装模作样的,你生日送我的那朵花什么意思啊?你是不是……” 后面的话他光想想都把自己恶心够呛,说出来不如弄死他来的利落。

“哦……哪朵?是深蓝色的那朵玫瑰吗?”

“不然还能有别的?”


“我那日和你说的时候你没仔细听吧?你这房子新搬来的,地方不是太好,这是我特意帮你寻的辟邪的花,现在世界上仅剩的不超过十朵,据说这花可是有灵性能够化为人形的,顾总你艳福不浅呐!”

“老子信这吗!谁让你给我找这乱七八糟的东西,真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的!” 这本是顾昀气急了的气话,也没想到这和尚竟真的给他说出了个名字。

“沈副总。”

“……谁?沈易?” 顾昀懵逼,这老妈子还能干出这事?

“是……” 了然残忍的打破了他的天真,然后第二天就被顾昀残忍的碾压了一番。

没办法,顾昀憋屈的想,自己交的朋友,自己受。

 

虽然后来他也没少拿这事敲诈沈易,愣是把温文尔雅的沈副总气的差点骂脏话。

 

不过说来也怪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,顾昀自搬到这来后,就总是做噩梦,这花到自己家的这几天,倒是睡了难得的好觉。

顾昀觉得虽说这种乱力怪神的东西不怎么可信,但是能产生心理作用睡个好觉倒也不错,反正养花吗,又不麻烦。

 

然后他就打脸了……

买盆,买土,买水壶,还要买营养液,让它保持充足的阳光但又不能晒过,每天阳台卧室来回搬,顾昀的心情简直不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。

他之前问过了然养法,那和尚言简意赅的交给他了四个字“活着就行。”

废话,顾昀看着面前幽蓝的玫瑰烦躁的想,谁不知道活着就行,这方法说了跟没说有毛线区别啊!

或许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情,面前的玫瑰居然真的像有生命一样,轻轻的晃了两晃,像是在劝慰他别生气了。

 

顾昀看的惊奇,竟一时忘了面前这只是株植物,开始兴致勃勃的问起话来,好在玫瑰也很配合他,他问什么都回答,实在用躯干表达不了的就轻轻摇摇花瓣表示回答不出来。

一人一花就坐在这“对话”对了快一个下午,直到夕阳的余韵照进落地窗,顾昀才惊觉到晚饭时间了,连忙起身把花搬进卧室后,就出门和沈易吃饭去了。

因此而错过了传说中灵花幻人形的罕见场景。

 

只见花盆里的玫瑰温柔的舒展开自己的躯干,随后整株花上所有的颜色从躯干上分离出来,颜色化作衣物,本体化为人形,绿叶化作手臂与五指,根部化作双腿与双足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美不胜收。

围绕在玫瑰周身的光晕透露着奇异又震撼的美,若是能画下来,保准又可以流芳百世。

良久,光晕才渐渐散去,玫瑰,也完成化形。

 

于是吃完饭回来的顾昀,就在卧室的床边收获了一只美少年。

这谁啊这是!顾昀惊诧的看着床边的小少年。

看起来不怎么大,二十左右的样子,长得倒挺好看,带着点异域的风情,五官比正常人深邃,睫毛……这睫毛怎么长得,这么长?

顾昀蹲下身,开始专心研究少年又密又长的睫毛,心里不着四六的寻思着,这人用什么睫毛生长液,这么管用。

 

终于观察够了的顾昀开口,准备叫这人的名字却不知道他叫什么,只好暂时用喂来代替,“喂,你……” 他伸手推了推,“快起来!” 

他本来手劲就不小,这一下又使了力,差点没把地上那少年推床底下去。

所幸这着实有些过大的动静,成功把地上的人惊醒。

 

“你谁啊你?” 顾昀先发制人的质问。

“……” 那少年似是不会说话,在他问出这句话后,便只是静静地盯着他。

这时顾昀才注意到,面前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,眸子竟然是蓝色的,不是那种轻轻浅浅让人一看就感到愉悦的蓝,而是那种幽深的颜色。似是深蓝色,但又不太像,似乎凝结着某种东西,不太美好的。

这个颜色但是和我那花挺像的……

顾昀又一次跑题的想到。

 

“长……庚……” 那少年似乎不太会说话,仅仅两个字说的干涩又艰难。

“你是说你的名字是叫长庚?” 顾昀试探的问。

长庚点头。

“那你是怎么进到我家的?” 这个问题才是顾昀比较困惑的,他怎么说也是堂堂知名上市公司的总裁,房子的私密性和安全性自是不必多说,而面前这个叫长庚的看起来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,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强闯进来的人。

 

“……”

“你盯着我干什么!问你呢?” 顾昀有些起火。

“我,花……” 面前这人言简意赅的蹦出了两个字,顾昀是真服了,这祖宗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啊。

“你,花?” 顾昀有些懵,思索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的就转移到了刚才提到的花上,然后,他就发现花没了,就给他剩了个光秃秃的盆,在装修精湛的卧室里分外显眼。

 

我花呢?

顾昀之前还没注意,直到现在才发觉自己那株精心照料的玫瑰不见了,而可疑人物现在就在自己面前坐着。

“不是,你拿我花了?” 

“我,花,人形!” 少年看他还没理解自己的意思,似乎有些急了,磕磕绊绊的又解释了一遍。

“你是说……你就是我那株花?现在成这样是化人形了?” 顾昀有些不可置信的问。

长庚没再说话,但看他微微弯起的眼眸,应当是挺开心顾昀听懂了自己的话。

亲娘啊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!

向来信奉唯物主义的顾昀觉得自己收到了震惊,需要爆打一顿了然那秃驴才能好。

 

“你,你等我缓缓。” 他对长庚说道。

然后就真的游魂似得荡到客厅沙发重建世界观去了。

“?” 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的长庚坐在床边地毯上有点不知所措,只当这人是不是不喜自己,没得到顾昀的允许又不敢乱动,只好蔫蔫的耸拉着脑袋,看起来感觉整个人都暗淡了。

等顾昀缓冲成功回到卧室后就见到长庚这个模样,看起来可怜巴巴的。

 

“唔,感觉头发摸起来肯定质感很好,毛茸茸的。” 顾昀摸着下巴想到。

而这么想的顾总,也确实抱着一种“自家的玫瑰有何摸不得的” 想法,对着还没发现他过来的长庚上下其手。

“唔!” 突然被摸头的长庚吓了一跳,按理说他身为一株花精,耳力再怎么差也肯定比平常人好,但他由于一直沉浸在顾昀不喜他的低沉情绪中,方才完全没有发现顾昀的凑近,直到头发被突然袭击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

“手感果然很好。” 顾昀轻笑出声,然后看着长庚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了红,一直蔓延到了耳尖才停。

这小玫瑰太可爱了,他逗的有些意犹未尽,但也知道见好就收。

 

“唔,我听你刚才说话,你是不是不太会说我们人类的语言啊?” 顾昀起了个话题问道。

“嗯……不太,会。” 长庚努力的从言语匮乏的知识库里,搜寻了自己仅有的几个词汇用来回答顾昀。

“你们有自己的语言吗?”

“有……”长庚点点头。

“那你可以教教我吗?作为回报我可以教你人类的语言。”对花语产生了兴趣的顾昀,开始做起了交易。

“好……”不是很明白面前的人类为什么会对他们的语言这么有兴趣,不过长庚还是好说话的一口应了。

 

此后一人一花就过上了他们摸爬滚打的二人生活。

 

比如顾昀不止一次的后悔己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好奇心,为了学个劳什子花语留了个祖宗在身边,却又会被长庚追过来后可怜巴巴的表情打败,只好认命的继续伺候这小祖宗。

长庚也会慢慢在他教导下流畅的说几句简单的日常话,其中出场率最高的就是之前顾昀不经意透露出来的小名“顾十六” 。

顾昀每次被长庚这么叫后,都会痛斥自己“嘴漏吗,什么都往外说!”,然后义正言辞的责怪长庚没大没小,虽然这个“责怪”也没什么严厉的意味。

说来也怪,长庚向来知进退,偏在称呼上怎样也改不过来,久而久之顾昀也就不在意了,反正就是个称呼,爱怎么叫怎么叫吧。

 

再比如长庚发现顾昀虽说在外面呼风唤雨的,但其实是个生活白痴,每星期都会在固定时间有阿姨上门打扫,有阿姨过来就给他做两顿饭,没有他就出去吃。

而学了一个星期终于学会使用手机的长庚,某次在网上看到外面的饭吃了不健康后,就再也不同意顾昀出去吃,为了不让顾大总裁饿死在别墅,开始自学饭菜,所幸他学习能力极强,虽说刚开始做的不怎么样,但后来进步飞快。

也算成功的让顾昀体验到了“真香定律”,虽然口是心非的顾总刚开始面上嫌弃,嘴上也没少吃。

 

而这鸡飞狗跳的两年生活,在某一次顾昀将睡未睡时,长庚轻柔印在脸颊的唇打破。

他当时没敢睁开眼,他怕——怕什么呢?估计顾昀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
怕睁眼后两人往后的相处,怕睁眼后不知道怎么面对长庚,更怕睁眼后让长庚尴尬,毕竟小孩向来脸皮薄,不像自己。

 

“完了,我他娘的没救了!”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顾昀扶额,这怎么看都是自己被占便宜啊,当时就应该睁眼让长庚狠狠的难堪一次。

不过他也就是嘴上狠,真回到那个时候他依然不会选择睁开,让长庚难堪什么的,想想顾昀心里就不舒服。

不过不舍得也不代表他能够坦然接受,顾昀决定借着出差的名义去外地躲躲。

 

第二日,他趁长庚出去买菜时,将自己写有要出差一周消息的字条贴在冰箱上,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开车去向机场了。

他这两年因着家里有人后,已经很少出差这么长时间了,之前不得已出过一次,回家后就看见长庚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肉都消瘦了下去,就连夜间化成原型都蔫了不少,吓得顾昀绝非必要轻易不出超过两天的差。

 

这一次他是为了逃避,也是为了给自己想清楚的时间,所以一晚上心乱如麻,任性的后果也根本就没想,到了地方才想起来还有这一茬,低头看了看显示十几个长庚的未接通话的手机,将还在响的电话关机后,便开车去了自己定好的酒店。

他在酒店无所事事的窝了两天,却发现两日内脑海中出现最频繁的身影竟是长庚,吃饭的时候会想长庚那臭小子有没有好好吃饭,睡觉的时候会想长庚现在在干什么,就连拿起手机也会想起长庚拿着手机等他消息的场面。

“我他娘的在想什么?肯定是这两天闲的了!出门出门,不能再窝屋里了!” 

可等真正出了酒店,顾昀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往哪走了,只好漫无目的找了个方向随意逛逛。

 

真丢人啊,顾昀有些自嘲,他堂堂一个有名的上市公司老总,居然就因为这么点破事还开始学会躲了,沈易那货要是知道了非得笑掉大牙不可!

“图书咖啡馆?看起来蛮有意思的……” 顾昀抬头望了望,抬手推门而进。


“您好先生,我们这里每个座位上都有一本为您准备的书,您挑好咖啡就可以随意入座。” 门口的点餐员露出了标准的微笑,礼貌的为他讲解了这个咖啡厅的规则。 

“嗯,一杯蓝山咖啡,谢谢。” 顾昀点了点头,随意的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。

刚坐下就看到了桌上有一本小王子,“小王子?听说是本童话故事?”

对这本童话不怎么感兴趣的顾昀懒得再换位置,刚巧他点的咖啡做好了,顾昀百无聊赖的就着咖啡慢慢翻看,直到看到某一页他愣了一下,而后似是下了某种决心,把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,将咖啡钱放在桌上用书压住后,便大步流星的向酒店赶去。


而顾昀离开前放在桌子上的书,则被从窗口吹来的风掀开,不偏不倚的停在了他合书之前看的那一页,上面最显眼的地方写着——“我的花是短暂的,”小王子心想道,“而且她只有四根刺来保卫自己,对抗这个世界。而我却把她独自留在我的星球上了!”



呜呜呜……粮我发了,快解禁我!!

太过分了哼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都给我去看!!awsl !!


“他好帅!”这三个字,我和基友全程已经说腻了!!敖丙哥哥出场太帅了!!哪吒崽崽太帅了!!好帅一小孩我可以!!!


这个动画电影制作真的精良到爆炸,从哪吒阴差阳错为魔丸,为了博取关注成了混世魔王,到了最后因为李靖的一番话决定守护这片天地,我真的死了,棒到没话说!!


李靖夫妇真的太好了!明知道哪吒是魔丸也不放弃,一直爱他包容他,我一个爆哭以表尊敬呜呜呜!!



呜呜呜……七月到底是个什么绝世可爱的崽崽啊,刚刚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看见她以这个非常舒展的姿势趴着,然后掏出手机拍完一张后顺口夸了一句,“诶呀,我们崽崽腿这么长啊”


然后她就做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动作——把本来已经伸长了的腿,又伸了伸……


哦,我的天,可爱暴击wsl !!!

我拍她之前七月在趴着吃草,然后等我打开录像她突然就停下了,半天没动静,吓我一跳!个小兔崽子🙂🙂

[长顾]桃花源


*渣文笔

*老规矩,人物归甜甜欧欧西归我

* 200fo礼物


世间万物种种,你未曾见过的,不代表它未曾发生,你未曾拥有的,不代表它未曾出现。


正文

这日,顾昀气哼哼的回府,迅速的收拾了一些常用的衣物与银子,连夜翻墙骑马绝尘而去。

堂堂大梁战神安定侯,竟离家出走了!


要问为何出现这一幕,还需得从数月前说起……

长庚虽解了乌尔骨,可那二十多年的毒终究还是有些副作用,但凡因为朝事操劳过度,晚上便总会做一些纷杂的梦。

顾昀嘴上不说,可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暗地里没少埋怨那些大臣尸位素餐,什么大小的事物都交与长庚这里。


是夜,顾昀在侯府等到月上枝头,未曾等到平日里裹着一身安神散香的陛下,却等来了一只他放的木鸟,木鸟中的纸条大致意思就是:今晚有事不回,勿等——长庚。

半辈子没过情敌却与朝事争宠的顾昀:“……”

这小兔崽子,莫不是嫌弃他义父色衰爱弛了?

想着想着他又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,想他顾昀也是堂堂西北一枝花,色衰爱弛?不可能!

“明天早上等那小崽子回来我非得教训教训他!”

顾昀抱着孤枕难眠的寂寥,郁闷的睡了一个不怎么顺心的觉,第二日一大早便赶去宫里抓人去了。


“义父?”

一夜未眠的长庚望着眼前的顾昀,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是熬的太狠眼花了,不然怎么可能在这宫内看见本该在侯府睡懒觉的某人?

“昨晚又没睡?” 顾昀盯着他眼下的青黑,简直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人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!

长庚本能的想点头,点到一半又似是想到了什么,顺着低头的劲硬是改成了摇头,“睡了一会儿……”


跟长庚朝夕相处的顾昀又如何能看不出来他在撒谎,只是拿他没办法,不由得就多说了两句。

谁知说着说着两人竟起了些争执,最后均有些不欢而散,这才有了开头安定侯离家出走的那一幕。


顾昀打算的倒是很好,等长庚出来寻自己的时候,便可拖着他散心。

为此,他还特意寻了一个山灵水秀之地,这下就万事俱备,只欠长庚。

只是事情的发展却与顾昀所料的相差甚远,他都在这待了近一个月,而早该到来的长庚却迟迟不见踪影。


“不应该啊……” 顾昀沉思,究竟是哪个步骤错了?

他给长庚留了线索,以那人的聪明才智和粘人的劲儿,早就该过来了,这都隔了这么久不见人不说,连个信都没有。

他直觉不对,却又想不出来,只好等明日一早自己回宫看看那臭小子忙什么呢,这么多天了还不出来寻自己,到底什么事情这么重要?

想不明白,便只好带着火气把自己往被子里一裹,养精蓄锐去了!


第二日一早,顾昀正准备动身回京时,却收到了陈轻絮的信。

“陈轻絮?她给我传信做什么,沈季平要是知道了估计又得喝一坛子的醋,啧啧……” 顾昀摸不着头脑的敲开了传信用的木鸟。

开头还漫不经心,等看清纸上的字后瞬间清醒了过来,东西也顾不上收拾了,从窗口纵身一跃骑上了早就在楼下等着的千里奇骏后,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京中。

那被扔下的纸从桌上悠悠地飘到了地面,上面赫然是陈氏风格的字迹,与她本人一般无任何废话的写着:长庚病危,速归!


宫内,裹着一路风尘的顾昀快步往长庚的寝宫去,还未到门前便见陈轻絮紧皱着眉从房内走出,“陈姑娘,” 顾昀叫住她,心急如焚的询问起屋内人的情况,“长庚怎么样了?这是怎么回事?这么长时间为何无人告知与我!” 最后一句甚至带上了些厉色。

陈轻絮看着顾昀毫不掩饰迫切,涌到嘴边的话竟有些说不出口,只好简略的挑了一些重点回答道:“陛下乌尔骨余毒复发,加上年幼时受胡格尔的虐待,新旧伤一起复发,怕是……”

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,但顾昀却听出了言外之意。

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
这怎么可能?

顾昀不可置信的想。

他的长庚还那么年轻,正是身强体壮的时候,怎么能……怎么能走在自己前头?他不许!

顾昀气恨,他不许!

长庚,听到了吗?他顾昀不许!


接着,陈轻絮又和他讲述了他走后的内容,“你刚走后陛下本是想推去朝事寻你,却不想走前突发昏迷,期间模糊的醒来便叫宫人不要告知与你,让你好好的出去玩玩,别为了他的事败坏了兴致。”

说到这陈轻絮顿了顿,抬眸望了呆愣住的顾昀接着说道:“本以为只是感染风寒,准备在病好后去寻你,却不想日子拖得越久就愈发严重,直至今日清醒的时日还不如沉睡中的多,不得已我才擅自传木鸟将你召回。最后的日子,好好珍惜吧……”

说完,她就与顾昀擦肩而过去厨房为长庚亲自煎药了。


“最后的日子,好好珍惜吧……”

这是顾昀后来每次午夜梦回醒来后萦绕在耳边的话。

“好好珍惜吗……” 他望着床铺空荡荡的另一半,像是在说给自己听,却又像是在说给早已逝去的长庚。



一发完,虽然他看起来很不像结局,但其实他就是,反驳无效,不听不听🙉🙉

[顾长]鱼水之欢(5)


* 逆cp警告  慎点

* 文笔渣 逻辑废   内有不合理,请勿较真

* 如若以上说的都可以接受,那祝你阅读愉快


一转眼,顾昀与沈易已来到这宜阳有月余,寻人鱼殿下的任务没怎么操心,反倒是吃喝玩乐来了个遍,就连沈易这么个标标准准的正人君子,也让顾昀带的有些不着边际起来。

毕竟按照咱们顾大帅的原话来说:小殿下又不会跑,急不得这一时半会儿,趁着这好不容易的休假,不好好逛一逛我大梁国土多可惜。

于是,这两位大将军就当真的闲暇了起来,每天例行的去长庚混个脸熟后,便在这周边山灵水秀的地点每日无所事事的晃荡了起来。


他俩在这倒是真不急了,那在京中被外邦虎视眈眈的元和帝可不行,当初一道旨意让他二人来这宜阳寻人鱼,现在又急不可耐的盼着他俩回去,也不知是该感叹君心难测还是该感叹伴君如伴虎。

无法,一道热气腾腾的圣旨到手里,二人只得匆忙离去,连与长庚告别的时间都没有。


只可惜,好不容易与小殿下混成能说上两句话的关系,这下一来估计又得从头开始,一番心血付诸东流的感觉,可真他娘的不怎么好受!顾昀无奈。

可他又无法,一面召他二人回去的是这大梁说一不二的陛下,另一面元和是在他现在世上仅存的亲人,于情于理他都得乖乖的快马加鞭赶回去。


风尘仆仆的两人赶到宫中,却发现急召他二人回来竟只是因一些莫须有的小事,例如外邦前两天献上了什么小玩意儿,再例如这一个月在那边玩的怎么样……诸如此类的话。

顾昀:“……”

就为这么点破事还值得让他俩特意赶回来?

他有点词穷,听着元和帝没用的絮絮叨叨,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长庚趴在岸边和他聊天的模样,本就急着回去的心情更加迫不及待了。


直到元和问出了此次召见的重点,他才稍微打起精神来应对。

“可有见到人鱼?” 

“回陛下,臣二人只见过那人鱼一面,随后便再也寻觅不到。” 顾昀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撒这个慌,只是正要说出的那一瞬间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长庚的眸子,准备好的言辞便再也出不了口。

他身旁的沈易有些诧异的用余光撇了他一眼,却也并未开口揭穿。

“嗯,朕相信你们能把人鱼带来见朕,对吗?”

“是,陛下,臣二人定不会让陛下失望。”


好容易从宫中出来,顾昀骑在马上唉声叹气,把旁边的沈易叹的是不明所以,“怎的唉声叹气,可是有事?”

顾昀心累的挥挥手,一副不想再提的模样,引得沈易更加好奇,思索了一路才明白过来,这人怕是想长庚了。

想有什么用,皇命难违,一道圣旨说让去,他二人就得放下手头的事物去,一道圣旨说让回,他二人就得放下好不容易的进展乖乖的回。


没过两天顾昀就在侯府呆不住了,一早的拉着沈易去宫内请旨,说的是大义凛然一心为国,然沈易却毫不费力的听出了话里的意思:下次别为这些破事让我回来了,我要和小人鱼玩!

元和看顾昀在这呆了两天也着实是没事干,挥挥手算是同意了他的请求,又赐了些金银财宝才让他二人退下。


刚出皇宫顾昀就迅速的去侯府收拾了点东西,和沈易快马加鞭的赶往宜阳,心里惦记了长庚一路,却不曾想扑了个空。

长庚不肯见他。

顾昀心里得出了这么个结论,小殿下生气了。

可这怎么哄啊,总不能让自己潜下去寻他吧?


于是,因着长庚不肯出来见他,顾昀这几天的唉声叹气不但一点没少,甚至还有隐隐增加的准备。

听他叹烦了的沈易出了个不算法子的法子,“长庚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你的不告而别对吧?”

顾昀点头。


看他同意的沈易继续说道:“敢作敢当,不如你去岸边呆一天,诚挚的给小殿下道个歉,说不定就原谅你了。”

顾昀顺着点头,刚点到一半忽然觉出不对,“凭什么就我去?你呢?”

“哼,明显长庚是因为你不告而别才生的气,我只是被迁怒了,你二人之事与我何干。” 沈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,转身一溜烟就没影了,只剩他一人站在原地思索。


然后顾昀惊奇的发现,沈季平刚才那番话似乎有些道理。

“行吧,今晚就去试试这个法子……”

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,随后就一转身趟床铺上去了。

现在休息好晚上才能去找长庚,那小崽子生气了真不好哄,唉……

顾昀有生之年第一次发出了老父亲的叹气声,无奈道:“人不大,脾气还挺不小。” 



这一集没有恋爱戏份,下一集有,约摸就是哄回来了然后暧昧不自知,吧……

反正肯定甜,不许再说我刀子精,哼!


还有,200fo了,你们想要什么福利吗?

好的我知道你们不想,真贴心么么哒💖💕




鱼水不过脑短段子




拿来练手顺便激发灵感用的(没用[悄咪咪.ing])

[顾长]鱼水之欢(4)


* 逆cp警告  慎点

* 文笔渣 逻辑废   内有不合理,请勿较真

* 如若以上说的都可以接受,那祝你阅读愉快


第二日清晨,沈易早早地就来到了顾昀的房门前唤他起床,可惜里面的人不动如山,连吱都没吱一声,这四周住的都是房客,沈易也不好大声叫喊,只好冒着和顾昀大清早比划一番的风险推门而进。

可房间内空空如也,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堆放在床头,一点都不似昨夜有人睡过。


沈易大惊,一愣神的时间脑海中已过了各种阴谋诡计和解决方案,却不防被桌上一张被风吹起‘哗啦啦’的纸张吸引了注意,上前拿起一看,顿时气的脸都绿了。把纸‘啪’的一声拍回桌子上,差点没把桌子拍出裂痕,而后绿着张脸下楼吃早餐去了。

沈易摔门而去后,被风刮下来的纸上赫然亮着几个嚣张的大字,句里行间都充斥着浓浓的顾氏风格:

我去找小人鱼玩了,你今天自己呆着吧。别过来找我,你太丑,会吓着小殿下!——顾昀。


昨晚顾昀躺床上没眯一会儿就呆不住了,惦念着沈易的话,便寻思趁夜去碰碰运气,说不准就能撞见长庚趁着深夜无人出来玩呢。

不过说来他也幸运,今日刚好赶上了峨眉月,长庚需在夜幕降临之时游上水面吸收这一年中少有的天地精华,以便尽快能够幻化双腿。

所以也就便宜了他有幸见到了那样一副。

画般的美景。


夜幕下的四周寂静无声,唯有不断地蝉鸣在这幅画中极其突兀,岸边不远处的大石上趴着一条身长约摸五尺的半裸人鱼,线条流畅的鱼尾一半在石头上,一半没入水中,正懒洋洋的轻拍着水面激起一朵朵水花。

而趴在石头上的长庚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怎么的,竟对顾昀的到来毫无反应,半眯着眼似是睡着了。


顾昀小心翼翼的收纳着吐息,使它变得轻缓悠长,免得不小心打扰了这幅自然形成的绝世画作。

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月色迷惑了心智,不然怎么可能觉得这个人鱼小少年异常好看呢?

刚喝过药的耳目比常人更加清明,那石头上趴着的人鱼一举一动都似是印在眼中,银蓝色的鱼尾每一下都像是拍在了心头,拍的他心中震颤不堪,心跳声在寂静无声的场景中几近震耳欲聋。


“真是疯了!”

顾昀震惊的想。

他有些狼狈的移开视线,垂眸盯着湖中倒映的新月,一眨不眨的似是在看什么绝世美景。


那头的长庚早就醒了,之所以一直没动就是想看看这个人类究竟想做什么。

却不想顾昀只是站在那里发愣,半天了硬是没一点动静。

可再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,不得已他只好睁开双眼盯着岸边那人问:“吾等境地,何人擅闯?”


顾昀从震惊中被唤醒,望向不知何时醒来的长庚,一时竟有些词穷。

半天愣是没从现在空空如也的脑袋里,拼凑出一词半句。

最后还是等得不耐烦了的长庚下水游到他面前后,他才成功把死机的大脑冷却成功。

望着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庞,顾昀为两人以后的相处深感担忧。

他他娘的刚才差点又忘词!


“臣顾昀,参见殿下。”

顾昀一撩袍子单膝跪地,向湖中的长庚自报名讳,“上次臣说过,但殿下可能并未听清。”

“顾昀?你便是传说中的大梁安定侯?” 长庚抬眸望向他。

“正是,殿下听说过我的名讳?”顾昀有些疑惑——他这威名远扬也扬的太远了,连海底都有见闻了可还行?

“嗯。” 他自是不太关注这些,怎奈身旁有个热爱美男还八卦地曹春花,天天在他耳边念念叨叨,大梁境内才貌双全的美男都被他如数家珍的记载了下来。


这曹春花乃是一只乌贼幻化成的精,也不知是因为软体动物没有骨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好好一个大男人走起路来一摇三晃的,恨不能软成一摊水,又八卦又花痴。

但好在天生的伪装技能用的很是不错,可随意变换自己的身形不说,别人的也能帮忙变换,且学习本领也挺好,在这些歪门邪道上倒很有天赋。

而且他和葛辰关系还挺不错,这倒令长庚有些惊讶,葛辰虽说族中地位使他备受尊敬,可也正因如此,能说得上话来的满打满算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,长庚固然是其中之一,可这曹春花要也在其中的话,那此人必定有过人之处。


“殿下,殿下?长庚?” 

“……” 长庚回过神就看见顾昀蹲在岸边喊他,凑的都快趴他身上了,说话间的气息喷洒在他耳畔,整个耳朵瞬间就红了一半,并且还有往上继续蔓延的趋势。

长庚惊的忙一甩尾巴游开了一尺远,半隐在水中有些气恼的望着他。

顾昀被这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的动作惊呆了,半天才没忍住的爆发出了一阵狂笑,一边笑断断续续地打趣小人鱼:“哈哈哈哈哈哈!殿下你这是……这是恼羞成怒了?”


“你!” 向来备受尊敬的长庚何时受过这等打趣,当即气的一甩尾巴溅了顾昀一身的水,不过他也拿捏着分寸,只溅了一点且当个小小的教训。

“噗!!” 顾昀的笑声被这一尾巴甩的戛然而止,整个人被这么幼稚的小殿下惊到了,但回过神来细细一品竟觉出些许可爱。


“小殿下,很……可爱。”

“?” 长庚望向眼中含笑的顾昀,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人指定是有点毛病。

可爱?这个词还能放在自己身上?

他轻嗤一声,一转身又游回到了那块石头上,决定还是专心吸收日月精华,少理这个脑子有毛病的大梁主帅。

而似是被嫌弃了的顾昀也不恼,就目送着长庚回到石头上后,自己随便在岸边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撩袍坐下了。


一人一鱼的场景此刻看起来倒也和谐。



好啦好啦更了,是甜的没有刀。

[都说了人家是甜文主义者,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这个小可爱呢]

鱼水更了,止间别忘了啊!

此处应有艾特!!

 @我我我我我我我嫁鸭! 


爱你们,么么哒꒰⌗´͈ ᵕ `͈⌗꒱৩


不可当真的长顾吵架日常


请勿模仿,造成任何后果概不负责